今天是:日  星期  农历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清风文苑 > 廉政诗文 > 正文

我的1976

来源:西岳清风 发布时间:2016-12-21 编辑:系统管理员 作者:系统管理员 浏览次数:

  那年我16岁。

  那年,与我同桌八年的萍离开我回城里上学。

  那年,唐山大地震,我住进了父亲盖的防震棚。

  那年,天空共响起三次哀乐——毛主席朱德周恩来三星陨落……              

  年初,天还很冷,早上我还躺在被窝,父亲突然惊恐地叫了一声就打开了窗子,沉重衰乐声传进了屋里。父亲说总理死了!我听了没有太多惊讶,也不明白父亲的惊恐!

  不久,在打谷场,广播里传来唐山地震的消息。我躺在场院的凉席上,抬头看着满天的星星,在想:地震是什么回事?不几天,广播里就让大家盖防震棚。村里人大都是用苞谷杆简单搭个棚棚,父亲却请来工匠,用木头搭起架子,上面蓬上切得整齐的麦草,里面还拉上电灯。父亲做什么都要像样儿。我喜欢这防震棚,甚至在不防震后仍不肯搬回屋里住。

  防震棚还没拆,毛主席去世的消息,让人一下子感到天即将塌下来。父亲在家里正房中央的主席像前钉了块木板,上面放着一碗水和苹果。他像对祖宗一样,每天叩礼换贡品。学校设了灵堂,我胸前别了朵白花,胳膊上戴着黑纱。一听衰乐我们同学哭声一片……

  主席去世的悲痛仅仅过去一个多月,天地间一下子欢腾起来,英明领袖华主席一举粉碎四人帮。

  十月,公社小胖子科长把我叫到广播室,他让我当临时广播员。广播室有一位姑娘,她是正式的广播员,我来是配合他的。

  我第一次广播是读一首诗,记得有一句是这样的:“十月,那久盼久盼的时刻来到了……”

  广播室的姑娘名字我不记得了,一到傍晚,她让我回家拿白面馍给她吃!一只大馒头,她就着油泼辣子几口就吃完了。我不明白,她为什么总那么饿?

  学校放假,我骑着自行车,悄悄去城里找萍,没有找到!我失落极了。主席没了,萍也找不到。我不知道我该做什么?1976,是我最痛的一年。1976,我恨你!

  回家的路上,过清河要过一道长长的陡坡,我放开车闸,任车风一般向坡下冲去。

  1976——我飞了起来的......(姚晓刚)